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发射法 >

不知道是不是电影一个人利用火箭筒的威力弹飞起来越过障碍飞起来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发射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真名:黄谷子(中国网民称之为“华人小胖(因为胖)”)职业:著名的网络视频制作人国籍:美籍华裔毕业学校:美国Lakeside School、南加州大...

  展开全部大概是泰坦陨落吧,不是电影,是美国的一款机甲枪战FPS游戏,你说的利用火箭弹飞起来是这个游戏里的精彩镜头里面的一个小片段。(附上泰坦陨落的百度百科资料)

  《泰坦陨落》(英语:Titanfall),也被称为《泰坦天降》或《泰坦神兵》。是一款由Respawn Entertainment工作室制作并由美商艺电发行的的第一人称射击网络游戏。主题是机甲和科幻,游戏使用起源引擎制作,已于2014年3月11日发售,包括繁体中文版本。这是史上16年来的全球E3游戏大奖GameCritics Awards: Best of E3大突破夺走6大奖项(包括最佳展览游戏大奖)。游戏没有独立的单人模式,不过会将战役内容设立为联网多人玩法。[1]

  故事发生在未来,通过数代人类的探索,人类已经掌握了时间与空间叠加的技术,触及并居住到了遥远的深空之中。这片包含着已知与未知恒星系的广袤区域被称为“边境”。大部分人永远不会前往这篇远离“正常文明”的区域,但对于开拓者、旅行家、探险家、雇佣兵和不法分子来说,“边境”除了风险还意味着“机会”。

  阵营,在游戏中被称为“派系”,分别是IMC和反抗军(The Militia)。

  IMC,全称为星际制造有限公司(The Interstellar Manufacturing Corporation),作为小型自然资源开采工业企业起家时被称为“哈蒙德技术”(Hammond Engineering)。面对泰坦日益增长的需求、加之其星球市场调查技术和地图数据库的专利,“哈蒙德技术”积累的巨额的财富,并在仅一个世纪的企业兼并中成立了后来残酷的商业帝国——IMC。掌控着宝贵的航道以及高效的采集资源,IMC无时无刻都在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有的时候不惜不择手段。

  而反抗军,是一个共同签订了“边境共同防御协定”的松散联盟,他们由在海外殖民地开拓的农场主、海盗、雇佣兵和不法分子组成。他们分成了不同的“旅团”负责不同行星的防御,虽然有些旅团规模还不及海盗部队,但是反抗军掌握的强大资源让他们成为了IMC在边境扩张的野心的最大阻碍。一般而言,反抗军代表的是那些在外探索的农场主的利益,但并非每个人都这么认为。[2]

  泰坦是当今时代羽翼未丰的机械外骨骼的久远后裔。在“边境”的年代,泰坦除了用于军事外,没有武装的泰坦还在空间探索、矿业运输方面大有作为。泰坦的完善设计让他们甚至能够进行深空搜救。广泛的用途让泰坦活跃于“边境”的军事冲突和日常生活之中。

  铁驭是泰坦的机师。整个“边境”拥有大量受到“认证”的、有着不同风格和工作经验的铁驭,他们广泛的参与到建筑、航运和打捞等行业中。而其中最有威望的是受到“完全作战能力认证”的铁驭。所谓的“完全作战能力认证”是一系列的广泛测试,用于评定铁驭的能力。由于掌握泰坦间的战斗和高速跑酷移动是一种对生理和心理的极限挑战,因此一个受到“完全作战能力认证”的铁驭是十分罕见的。而且整个边境中所有拥有这种认证的铁驭给人们的感觉都大相径庭。

  中将Graves有许多头衔,边境总司令,总指挥官,边境指挥官等等。但头衔都是次要的,边境的军事行动最重要的规则就是不守规则,这让Graves可以获得所有IMC军事力量的现场指挥权,采用比核心星系更加不正规的行动纲领。Graves在IMC内部特立独行,他一直号召公司整改政策,而他提出的方案对于IMC军事力量来说太危险,对边境行星的居民来说又太仁慈。在最后一次“奥德赛”事件中,Graves被迫接受调查,他坚称,那艘飞船当时已经被MacAllan和他手下的叛军占领。

  Blisk是一位来自南非的雇佣兵,与IMC签订了长期合同,在边境行星卖命,提供战术情报和反暴动军事服务。它的第一期合同已经让他赚到了足够的退休金,可以在热带天堂安度晚年,但考虑到丰厚的待遇,以及更重要的玩弄高科技军火轰杀敌人的机会,Blisk决定与IMC续约。

  Spyglass是IMC大规模计算机网络身份的实体形式,它负责逻辑运算,路线导航,调配部署和通讯连接,协调边境星系中各个IMC军事力量。Spyglass基于改良版“幽灵”(Spectre)机甲制造,在战场上它们是不值钱的耗材,经常与地面部队一同出仓,提供最新人物信息和即时侦察情报。

  MacAllan曾是出任IMS奥德赛的行政主管,直接受命于副海军上将Marcus Graves,是泰坦战争中的一员老将,奥德赛的那次任务是在边境地区针对IMC的一次维和行动,而官方IMC报告声称15年前MacAllan在奥德赛领导的是一场兵变,但是这些报告并未经过证实,因为飞船的数据在MacAllan和他的人民逃离奥德赛,躲进边境某个未知领域的时候丢失了。

  毗沙这个名字是“毗沙门”(Bishamon)的简称,这也是日本七神之中神秘的战神的名字。毗沙是由IMC训练的一个电气工程师,在地球出生,在地球长大。IMC给他安排的一个边境工作让毗沙花光了全部积蓄奔赴边境,结果却出了岔子,却让毗沙正好“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也就是臭名昭彰的“毗沙酒吧斗殴事件”,让民兵组织恰逢时机地给了昆沙一个为自己效力的机会。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Sarah就因为IMC集团武力驱逐边境居民的事件而痛失好几位家人,结果她发誓要抓住所有机会来向IMC报仇雪恨,不把他们赶出边境誓不罢休。她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效力于民兵组织的秘密行动当中,后来她成为了掠夺者兵团的指挥官。她对IMC集团的多次成功袭击让她成为了IMC“首要目标清单”中的一员,这份清单将她列为仍在逃的民兵组织成员中最危险的前50个目标。

  战役的故事主要围绕一次意外的求救信号展开。急缺燃料的反抗军不得不以袭击IMC补给站的方法来获得补给。然而就在此时,IMC与反抗军双方都接收到了一位名叫麦卡伦的人的求救信号。发出求救的是一位前IMC执行官,同时也因被怀疑在十五年前的Odyssey带头反抗IMC,而被IMC通缉的犯人。麦卡伦潜伏多年,想一举推翻IMC在边境的统治。

  《泰坦陨落》的所有游戏地图都可以进行所有的模式,不同的模式地图会划分不同的范围,并允许不同数量的玩家共同游戏(最大为12人,6VS6)。虽然《泰坦陨落》的不同模式有着不同的目标。游戏的对战玩家虽然数量很少,但是地图中存在的大量AI玩家却会与玩家并肩作战。

  由于大多数模式基于团队作战,所以游戏有一个逻辑出生点系统,这个系统会辨明最佳的玩家或者AI的出生点。系统中有前线出生点的概念,这样AI就明白交战地点的位置和优势方,AI明白敌我双方的位置,然后就会根据情况来选择出生点。

  击杀AI会减少泰坦的建造时间,提高玩家的优势。强势的阵营会加快AI空降的速度,或是令其阵营的AI在战斗时显得更为凶猛。由于游戏的地图普遍为方形,各阵营的出生点会以对称形式在地图外界存在,因此AI也没有特定的出生点。他们普遍会随着玩家及泰坦的出生、推进、杀敌来决定出生的位置。而出生的方式一般是乘坐空头舱或是运输机滑索。

  游戏中最主要的模式是“消耗战”(Attration),消耗战的目标是每位玩家尽可能获得足够多的分数,击杀敌方铁驭、AI甚至是击杀场景中的炮台、侦察机都可以获得分数,每累积到一定分数就可以转换为“阵营得分”,当阵营得分率先到达“300”时,该阵营胜利。这个模式十分类似MOBA游戏。

  另一个主要模式是“强攻重地”(Hardpoint),在这个模式中拥有三面旗帜,玩家需要占领旗帜来持续获得分数,先获得300分的阵营胜利。该模式较为战术性、旗帜的占领和攻方将是游戏的重头,而击杀铁驭和AI得到的分数会变得很少。

  除此之外还有经典模式“夺旗”(Capture the Flag),在地图的两侧各有一面旗帜,两方的铁驭需要在确保己方旗帜安全位于基地的情况下,夺取敌方的旗帜带回。旗帜携带者将成为游戏的火拼中心,先获得6分的阵营得到胜利,而两方每进行四次比赛就要交换一次基地来确保地图结构对两方同样公平。

  其余的模式则是简化版的消耗战,只计算铁驭间击杀分数的“击杀铁驭”(Pilot Death Match)模式,这个模式不计算击杀AI和互动场景的分数,比起消耗战更难,先得到40分的阵营获胜。以及只有泰坦,并且每回合死亡后都不能重生的“泰坦殊死战”(The last titan)模式,每回合的目标都是摧毁对方的所有泰坦。

  天使城:IMC在天使城实施戒严后,城内盖起的高墙将那里分割成了很多小区域。

  训练场地:这里的IMC铁驭训练营有98%的死亡率,只有强者才能存活下来。

  另外,目前已于2014年5月15日发售的第一个DLC:Expedition(远征)添加了三张地图,分别是径流、沼泽地以及战争游戏(亦名军事演习)。DLC讲述了在Demeter之战后,IMC星际工业集团远征军为了从之前的失败中振作,全军深入Frontier进行作战。在这未知的世界,IMC开始建立新的舰队指挥基地,基地中配备了水收集系统和过滤植物来保证整个基地的运作。这之后的Drainage行动意外地在一处沼地意外地发现了未知的古代遗迹和人造物,为了调查此处Spyglass派出了调查小组前方事发地点。[3]

  这款游戏预计会登陆“PC以及Xbox One平台,而Xbox 360版则交给其他公司进行制作”,以上流言是4月份传出的消息。

  同时在4月时传出的消息还有,这款游戏将会是Xbox 360与Xbox One平占。采用云技术,专注多人联机,并且没有离线模式的射击游戏。

  《泰坦陨落》不是一款传统意义的在线FPS,它融合了多人游戏和单人游戏模式的元素。玩家将体验到单人游戏中的震撼瞬间,也将体验到多人游戏中的环境互动。简单地说,《泰坦陨落》看上去像是一款单机游戏,但事实上只提供多人游戏模式。

  游戏特色之一就是战斗形式的多样性。玩家可以选择以驾驶员的肉身进行战斗,也可以选择驾驶泰坦机器人。泰坦就是驾驶员肢体的延伸,就像圣骑士的战马。从驾驶员到泰坦之间的切换是实时无缝连接的。而游戏地图的设计也同时照顾到了驾驶员与泰坦之间的体形差距。玩家需要根据特定情况选择以驾驶员的身体还是以泰坦的身体进行战斗。

  泰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移动缓慢的重型机器,它们行动敏捷,有一定强度的装甲,装备了重火力。如果在开阔地带,泰坦毫无疑问是最佳的战斗选择。泰坦不但可以射击击杀对手,而且还可以把敌方泰坦的驾驶员从驾驶舱里抓出来扔掉。

  泰坦虽然更强大,但驾驶员却更灵活,而且装备了喷气背包,可以跳到建筑或者其他泰坦身上并进行攻击。驾驶员必须采用游击战术才能打败泰坦,而且驾驶员之间和泰坦之间的打斗都有特定的战术。多样性的战场情况和战术将会增添许多耐玩性。

  《泰坦陨落》将同时照顾到菜鸟玩家和骨灰玩家。而且游戏对AI和真人玩家之间的平衡性也很好,无论是操纵驾驶员还是泰坦,每个玩家都能体会到史诗时刻。

  据说游戏可以最高支持16人比赛,支持AI敌人。而泰坦将会是配备有外骨骼的巨型机甲,身形十分灵活。估计就跟封面上那个大机器人长得差不多。而比赛就会类似于经典的“大卫对阵歌利亚”的模式。

  据称,在一场比赛中能够出动的机甲数是有限的。而步兵们则配备有能够击倒泰坦的装备。

  4月份的时候媒体还宣称这款游戏将采用Source引擎。同样在4月,EA注册了同名商标。

  我们期待EA在10号的E3大会上能够正式宣布这款游戏,让我们拭目以待![1]

  开发商Respawn发布一支“天使之城(Angel City)”多人战斗实机演示视频,该视频时长4分钟,展示《泰坦陨落》游戏快节奏的,垂直打击感,以及电影般画质的多人对战射击场景。

  《泰坦陨落》为玩家带来快节奏的未来战斗形式,你可以自由选择方式打击敌人,或是精英突击飞行员或是快速移动的重装甲的泰坦。

  EA发布了一部全新的《泰坦陨落》实机视频,制作人Drew McCoy探讨了游戏中通过多人游戏部分的独特叙事方法。

  McCoy还探讨了游戏制作的最早阶段的想法,那时已经意识到巨大的泰坦机器套装。此外,该视频中还有一些游戏实机场景。[4]

  故事的剧情还要从IMC的一个燃料补给站开始讲起。这时急缺燃料的反抗军不得不以袭击IMC补给站的方法来获得补给。IMC的卫戍部队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相遇后的两军立马拔刀相向。就在双方打得水深火热之时,一个求救信号突兀地出现了。(至于双方为何会重视该求救信号,是因为发出求救的信号的人自称是麦卡伦,详情请看前面的人物介绍)

  反抗军与IMC一路顺着求救信号,追踪到了远在另一个星球上的殖民地。在这片并没有在地图上标注的土地上,针锋相对的两军再次邂逅。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军当即大打出手。然而,不满的当地群众要求双方速速离开,不然就会召唤星际守护者(笑)。在走之前,已被救出的麦卡伦加入了反抗军的阵营。紧接着老谋深算的他告知反抗军:他有击溃IMC的妙计。

  在麦卡伦的指挥下,反抗军当即来到了已经坠毁的奥德赛。曾因IMC对前线居民的不公待遇,而带领着叛军登上这艘飞船的麦卡伦,如今看到这像是时光回转的情景也不禁感慨万千。反抗军必须要在他们能够执行计划之前,从断壁残垣之中获取可用的资源。另一方面,一直追踪反抗军的IMC也火速赶来。为了这里的资源,两军再次展开了争夺战。

  在反抗军执行他们的计划之前,他们必须找到一位名叫霸克的人。这位叫霸克的男人与麦卡伦算是旧相识。他曾经在IMC的一次叫“泰坦战争”的战役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的铁驭。可近些日子,他似乎成了天使城中一个成天酩酊大醉的酒鬼。在反抗军想要接走巴克的同时,IMC也尾随而来,并接着再次打算扰乱反抗军的计划。在IMC的眼中,反抗军就是一帮猖狂的不法之徒,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剿灭这群。

  在天使城之战当中,IMC的超级战舰“守护者号”受损严重。计无付之的IMC只好将守护者号停泊在207号哨站以进行修理。反抗军则瞄准了这个绝佳的时机,在巴克的帮助下一举摧毁了哨兵号战舰。

  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反抗军,此时采取了更为大胆的行动。他们来到了一个老旧的IMC基地,代号为“墓地”。在这里生长着许多巨大似龙的生物,它们的牙齿可以轻而易举地咬穿九英寸厚的钢铁。这个基地曾使用过一种名叫“磁暴步兵杨永信”的防御系统来驱逐这些生物,但是这套防御系统已经被废弃多年。反抗军打算在破坏基地之后,再取得“磁暴步兵杨永信”的技术。IMC再度出现并且企图插手,却没有得逞。

  在获取了该项技术之后,反抗军赶到了IMC的空军基地。这个空军基地也装备了名为“磁暴步兵杨永信”的防御系统。机智的反抗军打算瘫痪其防御系统,从而使IMC的空军基地无法对付周遭的危险生物。反抗军之所以会选中这个空军基地作为目标,是因为这个基地紧挨着一个重要的入口。只有利用这个入口,反抗军才能抵达他们的下一站目的地。已经妖怪般杀戮的反抗军成功地扰乱了该防御系统,并且让基地暴露在巨大生物的危险之中。战斗结束之后,麦卡伦与他曾经在IMC的一位旧友,马卡斯·坟墓,进行了短暂的交流。

本文链接:http://activdox.com/fashefa/845.html